主页 > 环球热门 >一年平均看600部‧闻天祥离不开电影 >

一年平均看600部‧闻天祥离不开电影


一年平均看600部‧闻天祥离不开电影闻天祥是台湾资深影评人,喜欢电影的朋友形容他德高望重,为人却很亲切、风趣幽默。他从小喜欢看电影,自称是喜欢得根深柢固的那种,16岁就开始写影评。过去20年,他每年平均看600部影片,有时还不断重看,是名副其实的电影疯。为了宣导金马创投,闻天祥今年6月初来了吉隆坡一趟。跟他谈电影,他滔滔不绝。他的一生就是离不开电影。闻天祥很年轻就开始写有关电影的文章,投稿给报社和杂誌社。由于当年投稿不用附照片,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年纪多大,他16岁就在报章和杂誌写稿,20岁就开了专栏。一直以来,他就忙着看电影写文章,也就没有时间再做其他事情。但他也觉得很幸运,可以做自己有兴趣的事。今年46岁的他,从来没有求职过任何一份工作。“初期写稿赚点零用钱,后来就越写越多,反正我物质要求不高,也觉得挺好玩的。在我大学毕业典那一天,当时台湾两大报之一的《联合报》致电说:`你以后就帮我们写吧!’一写之后就有了知名度,各报就开始找我写稿了。”后来,大学校方问他要不要兼课,他也答应了。“在台湾读电影很困难,很少有专业的电影系,有些喜欢电影的朋友就办民间讲堂找我讲课。过后,就有人找我做影展了。”闻天祥写影评、教学、策划影展、当评审,不过,他从来没有想过写剧本或製作电影。他认为,他做着的几件事本质都一样。“一群读者很喜欢电影,却不是学电影的,我唯有透过文字跟他们交流与分享。教书就是透过言语和教材跟眼前的学生交流,办影展也是,只不过它更大更複杂,可能有十万人次的观众。“我透过影展把我所喜欢、我有感觉、所受影响,或我认为你们应该要看的,把它们组成一个活动,让大家来玩玩。这一群就是所谓的电影朋友。”他觉得,这比较像传教的工作,就如李安所说:“电影是神”。“我们要宣扬它的教义,因为我爱它。它带给我的影响,再由我透过文字、言语、策展,或其他方式让它被感受到。”他说,也许太早进入这行业,发觉个性一点都不适合拍电影,反而比较适合帮人看剧本。“我觉得一定要有人去做我现在做的事情,一方面推动非常好的电影,一方面又可以把同样信仰的朋友拉进来一起去做好。”写影评恐怖又刺激何谓专业影评人?闻天祥想了一下说,“我觉得没有,所谓的专业表示你有地盘而已。你有固定的空间和时间去发表你的作品,好像就变成了一种职业。”他也认为,有固定专栏的影评人,其文章不一定比其他人写得好。很多人偶尔一写,可能针对特别部份影片,他所提出来的意见比影评人更好、更有参考价值。“每个人都在做影评的事情,我们看完电影都会互相讨论好不好看,这其实已经在做评价。只是为甚幺好看?为甚幺不好看?或者是有些地方好、有些地方不好,为甚幺?当你去思考这问题时,就变成一篇影评了。”他指出,影评人对各项各样的电影有它的批评角度和方法,以透过文字生产出足以让读者更关注和有参考价值的东西。剖析片中要表达甚幺“最普通的影评就是做好服务的功能,让大家从你的评论中得到应有的讯息,更好的影评是让读者透过你的文字不仅是了解这部电影或导演或创作者,还有它背后更深入的东西,比如它到底要表达甚幺,再带出自己的观感。“当然,影评毕竟是文字,它比较接近文学,虽然在讨论或描述一部影片,好不好还是得看你的文字。所以,文字的能力还是非常重要。”他说,现在影评不像以前般“恐怖”,因为很多资料可以在网络上找到。他还以“刺激”来形容初期写影评的感觉。“今天看了影片,我明天就要完成一则文章。因为你可能是在台湾第一个提出对这部影片看法的人,你就会成为其他人的参考及讨论或批评的对象。“我有很多朋友是很好的观众,也很有品味,却没有办法做影评,因为无法承受这样的模式。不是提早看的特权,而是在看完后要在很短的时间内生产出一篇值得参考的文字。”近年,闻天祥常到各国出席影展,出现了奇妙的电影时差。“我比平常人更早看一些电影,在国外赶电影时反而错过了台湾上映的电影,造成与台湾读者有距离。”影评人要有本领闻天祥说,每一个影评人各有各的做法,有者每天都在批评、在骂,而他秉持较是中立的批评法。“不是只有一种电影是对的,相反你是要找的破解,理解不同电影的感受、角度或方式,在面对不同的电影时,应该要有不同的方法。”他作了一个巧妙的比喻。“它像《卧虎藏龙》里杨紫琼演的俞秀莲。一个女镖头,不知道会在路上遇到怎样的敌人、哪门哪派,所以她院子里排满各式各样的兵器,当你来挑战我时,我随手就可以拿起武器对抗,然后在很短时间内认出你的路数,知道该用甚幺治你了。“这比喻很奇怪,好像把电影当成敌手。我看到这幕时当下就笑一下,这不就是影评人该有的本领吗?应该儘可能放大触角和空间,今天接触到这类型的电影,就应该进入这类型的知识。”他强调,影评人要强化自己各方面的知识,不够就得承认不够。最爱有惊喜作品闻天祥甚幺类型的电影都看,尤其喜欢极端的影片。“我喜欢完满结局的歌舞片,也特别爱惊吓得半死的恐怖片。对我来说这才是均衡。“最喜欢的电影就是在你看完后,你会觉得:原来电影还可以这样拍。它会给你还可以继续看下去的动力。”近期,最让他惊喜的电影就数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另一部就是赢得2015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最佳音效和最佳剪辑奖的《进击的鼓手》(Whiplash)。对文字诚实负责闻天祥强调对文字诚实,并对所写的负责。“每份刊物有它的特性,有的比较尖锐、有的学术性一点,这都不是问题。问题是大家说好的一个写作模式后,我们要互相尊重。”在台湾写作收入并不丰厚,闻天祥最多产的时期,几乎每家报纸和电影相关的杂誌都有他的文章。不少人在看了影评后再决定是否买票进场看戏。如此一来,影评人与导演之间岂不是存在着利益冲突?不过,写了差不多30年影评的闻天祥说:“不会。我从来没有遇到直接对我下手的人,但有遇到向媒体施压的人,然而对方要是把我除掉,还是有另外的人写。因此,他们对媒体施压,关键在于媒体。”最爱侯孝贤蔡明亮作品“我与媒体的合作方式很清楚,比方说你给的空间是800字,我写在800字以内你不可以改,除非是错字。你改我一次,我当是不小心,两次是误会,第三次就不再合作。除非我写超过字数,你删我无话说。你找我写就是挂我的名字,要我的意见,我为我的意见负责。”至于与创作者的关係,闻天祥指那是一种淡如水的友好关係。“如果对方直接问我对他的影片的感想,我真的直接讲,不中听也没有办法,这样他们反而会更加尊重我。”提到他最喜欢的导演――侯孝贤和蔡明亮,他表示也没有很亲近。“我们见面不会只是谈电影,闲聊也不会刻意亲近,有一种很奇妙的信任感。比如侯导从来不会叫我看他的电影,蔡明亮就会找我去看,要你对他的电影最真实的感受,也没有甚幺好隐藏。”无论如何,他锺爱大部份的创作者,因为他觉得要拍一部电影不容易,如果做得不好就应该告诉他们。“我想你(导演)比我更爱电影,不然就不会花钱和时间去拍了。如果你对不起电影,我当然要批评你,为甚幺把电影搞成这样子?”20年后发现林青霞小时候看电影没有限制,闻天祥看了一部诡异的《蛇王子》,让他感到震撼,并封男主角狄龙为第一个偶像。过后,他有很多偶像,而且一直在变。他特别提到林青霞。“第一个崇拜的女演员是武侠明星张玲。那时有十大票选女演员,张玲与林青霞是竞争对手,所以我敌视林青霞。后来,我喜欢林凤娇,也就不可以喜欢林青霞。”15岁读中学时,台湾开始有了新电影运动,闻天祥看了《玉卿嫂》,杨惠姗让他感到相当惊艳。同样没有注意到林青霞。20岁,他看到《东方不败》时吓一跳。“试问,有哪一个演员的银幕生命可以这幺长久,经历过对她的几次敌视后,她竟然可以跨越时间和性别再现眼前,她真是一个大明星。”闻天祥过了20年后才发现到林青霞的可塑性,也让他看到电影是有很多的可能性,林青霞就是最好的证明。难忘雅斯敏作品闻天祥开始对大马电影有印象是因为雅斯敏阿末(Yasmin Ahmad)。“有一年的台湾金马影展为她做了一个专题,共播放了四部她的电影,我看后感到惊讶,因为太好看了。她对于族群、宗教和各种人包容的力量,完全扩展了我对马来西亚有限的认识。”近年来,他看了不少大马电影,多数是新一代华裔导演的作品。他形容,各擅胜场,却没有整体的破格,只有小惊喜,目前没有一人能取代他对雅斯敏的尊敬和喜好。“我不是在寻找经典,而是透过电影校正我对马来西亚的印象,以及大马的传统文化风情。我们透过电影可以更认识一个我们以为熟悉,但事实上还有距离的地方。”/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7.08

上一篇: 下一篇:

无人车送货!京东618年中庆噱头十足却不太实用

无人车,无人机算什幺?波士顿动力的机器狗也要开始送快递了

无人载具实验即日起接受申请 个人、产业皆可送审

无人送餐?GM同DoorDash合作于旧金山试办自驾车送餐服务!

无人零售业发展简析

无人飞机商机大,SONY、ZMP携手跟上时代潮流

申博sunbet申博官网|时政产品|行业技节|网站地图 申博私网放线 申博私网包杀包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