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疯狂小米 >一切坚固的都将烟消云散──读《西方凭什幺》 >

一切坚固的都将烟消云散──读《西方凭什幺》


一切坚固的都将烟消云散──读《西方凭什幺》

书名:《西方凭什幺》

出版社:雅言

出版日期:2015年3月

伊安.摩里士(IanMorris),剑桥大学博士,曾任教于芝加哥大学,现为史丹福大学人类系教授。考古学家,原先专攻地中海地区的考古学与古典研究,近年进一步从考古学的基础专攻全球史,并试着提出解释人类文明发展的理论。

本书《西方凭什幺》即是其近年全球史研究的大作。原书出版于2010年,是一本750页的大着,虽然书名是WhytheWestRules—forNow,但全书的问题意识,更如同其原书副标题所示,是探究「从历史的发展模式看世界的未来」(thepatternsofhistory,andwhattheyrevealaboutthefuture)。原书出版后旋即在2011年已有中国的翻译版《西方将主宰多久》出版,台湾的中文版《西方凭什幺》于今年出版。

若摘要地说明作者的方法,即是使用共同指标,将人类自古人类演化至今的社会发展,加以测量并以量化的方式综合给分。其基準点是2000年的当下,以四个共同指标:能量取用、组织能力(城市规模)、资讯处理,以及战争力,分别逆向地评分,并以「西方/东方」的比较格局综合四项指标的积分,画出一万六千年以来的东西方社会发展走势图。基于此万年来的社会发展走势图,作者指出一万六千年来,九成以上的时间都是西方赢过东方,期间「东方在六世纪中叶超越西方,西方在十八世纪末又重新领先」。这两次交叉点,东方是历史上的唐宋盛世,西方则是工业革命。

这些适用範围从人类远古的演化历史到今日的资本主义时代的量化历史,作者试图避开以往类似作品常见的西方中心主义或种族主义的文化偏见,寻求跨越时间空间与人文差异的普遍客观的社会发展的量化标準,用作者的话来说,即是「以完全无涉人文的物质力量来讲是『西方凭什幺』」的问题。至于所谓无涉人文的物质力量,作者基于人类普同的生物学与社会学原则,即「贪懒惧法则」(全人类共有的生物学演化特性)以及「发展弔诡法则」(社会越发展,及产生进一步发展的阻力的发展天花板,结果要不是崩坏,就是在压力下创新),这些通则是针对人类全体不分时地一体适用,但地区的差异则必须根据地理学原则(地理驱动发展,发展又改变地理的意义)。此一地理範畴,空间化为人类历史发展模式的东西方消长。

书中的「西方」与「东方」是地理名词,原先没有特别的意义,直到西元前8000年之后,农业起源出现后,才具有区辨人类历史发展差异的意义。「西方」泛指欧亚大陆西缘的农业起源核心传承下来的所有社会。随着历史发展,到了西元前4500年,「西方」已经扩展到全欧洲,近五百年透过殖民,扩展到美洲、纽澳、西伯利亚。「东方」则是指欧亚大陆东缘(中原华夏)自西元前7500年农业起源核心出现后传承下来的所有社会。东西方农业起源核心地区出现之后,作者从演化史、考古学、语言学、气候学、以及人类有文字纪录之后的历史学,整理全球人类历史发展的资料,分析东西社会在农业核心出现之后的历史发展。当然,社会发展不必然是直线进步,核心区也常有转移的事实。

如果「能量取用、组织能力(城市规模)、资讯处理,以及战争力」是作者用来量化人类历史发展的量化指标,并测量全球史的万年以来的趋势的话,「迁徙、国家失败、饥荒、疫病、气候变化」这五项作者称之为「天启五骑士」(HorsmenoftheApocalypse)的因素,则是作者解释社会发展趋势的在历史上呈现的一时变化。这些一时变化,即是包括了西亚古代帝国、埃及文明、商周、春秋战国、希腊时代、汉帝国、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印度、文艺复兴、地理大发现、工业革命、资本主义发展、两次世界大战、社会主义革命、当代的金融危机与气候变迁等等的东西历史上的大小事件及其影响。这些因素的综合,造成了核心区的转移或是扩大,社会发展的瓶颈、崩解或创新超越,以及随之的东西方消长。

从作者的人类历史量化社会发展趋势来看,虽然西方在人类历史万年以来的多数的时间是佔据优势的一方,这也是作者在《西方凭什幺》中的主要论点,似乎作者是一位顽固的西方中心主义者。但是别忘了,在原书的标题还有「暂时地」(fornow)字句。作者在最后指出,从「能量取用、组织能力(城市规模)、资讯处理,以及战争力」这些综合社会发展指标来看,从二十世纪各项指标开始加速上升,东西两方趋近,甚至到二十一世纪之后不仅「东方」将超越「西方」。甚至更进一步地,人类的技术进步与流通快速,从远古的农业革命到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到当代的技术革命(生化、电脑等),社会发展的加速,甚至一併改变了原先的人类历史的普同法则──比如人类智能从碳基转成硅基(生化人)的「后人类」文明的出现后,从而「贪懒惧法则」人类生物普同特性的终结。社会发展的加速也彻底地改变了地理的意义,原先的地理範畴的「东方」与「西方」将不再具备任何实质的意义。当代的技术进步、物质发展、能源问题、气候变迁、制度问题等,皆早已经是你侬我侬,彼此犬牙交错的状态,任何地方性的事件,旋即有全球尺度的效果。如此,将诚如作者所言,「真正重要的历史不是东方史、西方史或任何地区史。真正重要的历史是全球史和演化史」。届时,人类的历史发展模式,将不再是「西方凭什幺」,或是「西方将主宰多久」,而是人类若没走到历史终结的毁灭地步,将会演化成什幺样的文明型态出现在地球上。

若暂先不检讨作者的量化测量方法与普遍性的社会发展概念本身的内在方法论与知识论的问题──祖述十九世纪英国史宾赛的社会发展论,近接1950年代的美国的「人类关係区域档案」(HumanRelationsAreaFiles)研究计画与新演化论,在《西方凭什幺》中,作者以量化的社会发展指标来呈现人类历史的发展模式,并期望从中找到未来历史发展的原则,弔诡的是,最后的结局,却有可能是既往的历史模式无法提供关于未来历史发展趋势的线索,因为人类已经演化出全球性的后人类文明型态。届时,或者已经是当代正在发生的事实,作者所诉诸的完全无涉人文的物质力量的「生物学、社会学、地理学」工具,其意义也将完全不同。或许,作者到时候若有机会写历史的话,将需要使用新的测量社会发展的指标了,新书题目或许是《人类凭什幺》了。因为,一切坚固的将烟消云散。



上一篇: 下一篇:

喜迎新年 Beats Solo 3 Wireless 霹雳红 大胆展现

喜迎新年!Air Force 1 别注中国新年花纹登陆 NI

喜迎新年,CITROEN在英国推出DS3RedSpecial红色特仕版

喜迎新春好运到;年前清扫不忘爱车

喜迎新春,PEUGEOT推出2月份全车系最新优惠专案

喜迎猪宝宝 陈蔚强升级当爸

申博sunbet申博官网|时政产品|行业技节|网站地图 sunbet金沙下载 申博8注册